林致維

林致維

加入日期

林致維

加入日期

林致維

加入日期

林致維

加入日期

林致維

加入日期

林致維

加入日期

林致維

加入日期

Prev Next

藝術家專訪|林致維:工程師右腦裡的藝術靈魂,夏日午後的府城記憶

實習編輯|專訪|2016-08-17

盛裝華麗的臺南,卻依然保有文化古樸的舊街坊。
舊時的「臺灣」,今日的「臺南」。
午後的臺南城,藝術家林致維踏著旅人的腳步,遊走於臺南的中西區與安平區。

捕捉堆疊於巷弄間的慢速風景

林致維體內理性與感性的聲音都十分巨大,理工的思維,為藝術添加活水泉源。
他眼下的臺南,是一幅幅美麗的圖畫,是暢談不完的故事,是國際化下仍舊保有自己城市的精神。

藝術家繪下的《小南天》,路旁的小南天土地公廟,彷彿人們從陽光明亮的戶外走進寺廟黝暗空間,空氣間也瀰漫線香氣息,如同信眾對神祇的崇仰佈滿整座廟宇,把畫面染上了真誠的朱色。朦朧的色塊堆疊下,廟宇屋頂上的剪粘與交趾陶,顯現臺南午後的慵懶與樸實。

走出廟宇外,穿梭在街坊中的巷弄藝術家林致維,畫出《益春巷》、《中山路79巷》、《胭脂巷》、《321巷》、《安平寬街》等等的街坊小巷。這些巷弄與人的互動很靜,在長長窄窄的巷子裡音符的頻率,節奏感怎麼也跟不上外頭人聲車聲嘈雜的世界。巷弄古往今來的足跡,綠藤蔓延或紅花滴落,是林致維謬思來源,也蘊含著臺南的在地故事。

漫步於臺南巷弄裡的人們,有的是比其他城市更多欣賞老舊空間的機會。林致維的《旭峰號》讓人們看見了老房子的脫胎換骨。灰紅的燈籠高高掛在細絲線上,彷彿每一盞燈籠都是一個希望,而路旁清脆的枝葉襯托下,舊屋的靈魂溢入了新的生命。八十餘年的「旭峰號」,在老屋新力下,昔日的五金行,取而代之的是有機無毒蔬果產品和輕食。樓閣上,掛滿了臺南藝術家的作品,屋子因藝術的注入,視舊如新,新的生命綿延接續。

舊市場與老文化裡的陳韻佳釀

走著走著,眼前是日治時期,日本政府因顧及臺灣的衛生與健康,建立了新式市場。南臺灣最大的西市場因此應運而生。而時間疾疾地追趕著,咻一聲,一百多年的西市場,已蒼老了不少,但人的情感卻是越沉越有味道。藝術家林致維眼中的西市場,有鍋燒媽、泡菜妹、愛迪生工業……等等,不同的料理食材,卻有著相同的執著與努力不懈,這些簡單卻細膩的人物,在創作者的刻畫下,紛紛集結成為一本小畫冊,繼續傳唱著。一旁著名的觀光景點正興街,在夏日的午後鬧烘烘擠滿了人,路途上看著大大小小的朋友們手裡拿著冰淇淋,還有炸雞、臺式馬卡龍、飲品、咖啡、水果攤販在提醒我們肚子是無底洞、甜品裝在另一個胃,遠處傳來樂團演唱,把氣氛都鬧了起來,這是充滿夏天的高亢。

這些廟宇信仰、街坊巷弄、菜市場等等,是庶民的日常文化。轉身而過,眼前是清領時期,堪稱府城第一首富的地方仕紳吳尚新所建的「吳園」。吳園與臺中的霧峰萊園、新竹北郭園及板橋林本源園邸合稱「臺灣四大名園」。日治時期,吳家家道中落,吳園開始輾轉於他人手中,最後由遠東百貨所購買。傾盆大雨中的吳園,把背景的遠東百貨沖刷腐蝕,時間彷彿停留在吳園的美好年代,水榭臨靠著水邊的悠然自在,綠樹的枝枒蒼勁有力。都市裡一處靜謐的桃花源。畫家一次躲雨的經驗,創作了《大雨中的吳園》。這一畫,也讓我們看見吳園的蓬勃與萎靡。

時間的流逝是連續性的,過去歷史的層層疊疊,現在也正書寫過去,未來也將由後人填寫故事。這局未有終止時。舊有的古蹟與歷史建築,正在追尋其存在的意義。

理工魂裡的古都之愛,與藝術纏綿

藝術家馬不停蹄的創作,為臺南城帶來了新的美,同時也添上了自身的認同感,誕生了藝術家與在地的情誼。臺南輕鬆與舒適的環境,以及生活於這塊土地上,努力不懈的小人物們,每個人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臺南。

林致維表現灰階的麥克筆有三支,其餘的鉛筆、珍珠筆、蠟筆、水彩……等等,顏色在林致維揮毫下,真不真實,已不重要。然而假作真時真亦假,他畫作中的顏色時而光亮絢麗,時而暗沉無光,為的是視覺世界的美。藝術家為自然添上的顏料,多了情感上的美。情感慢慢地長出來,藝術也就茁壯了。

現代性使得城市不斷向上發展,造就了許多光鮮亮麗的都市,
而林致維畫筆下的臺南卻沒跟上那腳步,這塊土地選擇另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從自身文化往下扎根,繼續吐露人與人之間的纏綿。
Prev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