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佩妤

覺佩妤

加入日期

覺佩妤

加入日期

覺佩妤

加入日期

覺佩妤

加入日期

覺佩妤

加入日期

覺佩妤

加入日期

覺佩妤

加入日期

Prev Next

藝術家專訪|覺佩妤:以繪畫治癒不安的靈魂,反思生命存在價值

實習編輯|專訪|2016-09-26

炙熱的夏日午後,一群充滿活力的臺藝大美術系研究生,在德明畫廊籌備名為「異數」的聯展。初見覺佩妤,是她專注凝視作品而背對我們的身影;站在雪白一片、散發孤寂氛圍的畫作前,是位甜美、親切的女生;作品與創作者間,蘊含著難以言喻的衝突感和創作能量,讓人更加好奇她的創作歷程與作品的連結。

覺佩妤在高三前是位沒有繪畫基礎,熱愛經典文學的高中生。決定報考美術系時,距離考試僅剩三個月,緊迫的時間壓力下,憑著對繪畫的熱情與決心,在畫室與學校間兩地奔波,最終如願考上了臺藝大美術系。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轉折,她笑著說家族成員內沒有人是從事藝術相關的行業,對於她的決定家人非常驚訝。

在大學初期她花了比別人多好幾倍的力氣,在追趕同學腳步、建立扎實的基本功。同時,也努力找尋作品中的個人特色。在反覆摸索及累積的作品中發現,繪畫對她而言,是解決內心問題的管道,是建立不同思考模式的媒介;畫面的構成與呈現,都一再顯現出她個人情感、生命的思索與內心所關注的事件。

畫布如鏡子 映照出存在主義思想

「我喜歡哲學類的書籍,而閱讀是我接觸繪畫前持續到現在的興趣,創作之餘我會找尋和創作議題相關的資料,其中存在主義,是我很認同也經常表現在作品中的觀點」

法國哲學家沙特(Jean-Paul Sartre)曾說:「人的存在先於本質」,他倡導每個人都擁有絕對的自由去塑造自己的本質。生命並沒有其固定的意義,人必須創造自己的價值,而不該生活在既定的藍圖中,尤其在面對人生痛苦和死亡時,不應該逃避,要好好的面對內心,藉由選擇來解決自身的問題,這才是人存在的價值。

她拾起畫筆、努力的創作,藉由一連串的作品去梳理內心的疑問和不安。覺佩妤說熱愛大自然和動物的自己,總是無法漠視近年來全球暖化、環境污染、生物棲息地遭破壞等議題,這些事件所帶給她的擔憂和關注,使她的畫面總是離不開大自然和動物的元素。看似無暇的雪地,能因光影的更迭,產生多層次的灰黑白色調,這色調之間的轉換,深深的吸引著覺佩妤,使雪地成為她一貫的畫作背景。

另一方面,因雪地為低溫、艱困的生存環境,使她聯想到死亡,對覺佩妤而言,與讚揚生命到來的喜悅相比,在思考死亡時,更能讓人們去做深度的對話,因此將雪地和死亡議題作連結,進而表達她對所有生命處境的訴求、反思如何讓生命變得有價值,並檢視存在於社會中的種種行為。

孤獨、自由翱翔的生命意義

問到為什麼經常以鳥作為畫面中的焦點,覺佩妤回答:「一方面是因台灣近幾年劇毒農藥使鳥類大量死亡的毒鳥事件,我以繪畫的方式將鳥作為主角且記錄下來,迫切的希望人們還給動物友善的環境。」另一方面她藉由擁有自由象徵的鳥類,去隱喻擁有自由創造存在價值的人們。

存在主義中所提到「人是孤立且獨特的存在」觀點,是希望人去思考,如何在意識到自己是孤立的存在後,不被伴隨而來的孤獨感給擊敗,仍能無所畏懼的面對現實,認真過好自己創造的生活。而覺佩妤藉由畫面中單隻動物的刻意安排,所營造出的孤寂、獨立感,便是為了呼應此思想的觀點。

「處在沒有思考的狀態下,會讓我感到不安」

大學的藝術史課程,讓從未接觸繪畫到現在的她,有了顯著的改變。從繪畫技法的演變,到藝術家的創作歷程,她認為雖然有太多傑出的創作手法一再的被使用,但經由不同的詮釋和生命故事,仍賦予了藝術多變迷人的樣貌,而其中的每個思想突破和創新,讓以往只用單一角度去解決問題的覺佩妤,眼界變廣、思考模式不再侷限。

作品中的適度留白和形體模糊的姿態,並沒有提供太多的線索,她期許觀看者能盡情擁抱自己獨有的詮釋,留給了觀看者自由思考的空間。從冬眠系列到新作品的呈現,即使有覺佩妤一貫的創作主軸,但她仍不斷的嘗試各種手法,更在繪畫過程中加上偶發、不經意的表現,有時加上流動顏料、有時將顏料噴灑在畫布上,在畫面中嘗試更多樣的色彩。

「繪畫對我來說,是我不中斷思考的動力,我想藝術的存在除了讓人拓寬視野、提升美感外,更重要的是,能否藉由它來觸發思考和自我對話的價值。」

在專訪的最後,覺佩妤透露了對自己和作品的期望,她認為我們身處的社會中,存在著太多虛無飄渺的事物,在不斷挖掘自己內心的過程中,她盼望作品能乘載更深一層的意義和重量,而不是一昧的追求畫面和事物的表象,希望藉由繪畫,能夠停下腳步、正視自己,使思考不再是種奢侈的事。
Prev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