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專訪|歐陽喬之:創作者要有很大的責任感 而流浪動物就是我的責任
實習編輯|專訪|2016-10-07
初次見到歐陽喬之,她一頭俐落及肩的中長髮,穿著白色短版背心,臉上掛著親切自信的笑容下樓迎接我們,她的容貌和我的想像如出一轍,是個去年剛從東海大學畢業的新生代藝術家,以膠彩揮灑出對生命的熱情。當她帶領我們到家門口時,一推開門,就衝出兩隻活力四射的小狗,急著跳到我們的腿上,他們的雙眼流露著滿滿的渴望,好似早已迫不及待我們的到來。這兩隻可愛的小狗分別是雪納瑞和約克夏混血的尼莫及柯基犬保羅,他們不僅是歐陽喬之溫暖真誠的家人,也是她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

從領養他們的那一天起 我的創作都和狗有關

回想當初領養尼莫和保羅的過程,歐陽喬之坦然地說:「其實那是我大三那年剛失戀的時候,哈哈哈,當時突然對人生感到很徬徨,然後,突然有一天在路上看見尼莫獨自在路上亂跑,便和朋友一起向牠靠近,而牠也乖乖地走過來,沒什麼掙扎,之後也順利地將牠帶回家,希望能幫助尼莫找到主人。」不過,後來並沒有人來認領尼莫,歐陽喬之便成為了他唯一的家人。

與尼莫相隨的一個月以來,歐陽喬之漸漸意識到自己因為白天不能在家裡陪牠,而讓尼莫有些無聊。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歐陽喬之在網路上看到保羅的送養消息,當時保羅因為走了太多的路,腳受傷的十分嚴重,而必須在醫院休養。想起當時第一次遇到保羅,牠的脾氣不是很好,雖然曾經猶豫該不該領養牠,但歐陽喬之說:「我當時心想:『天啊!牠雖然脾氣不好,但真的超可愛!』所以還是決定領養保羅。」說到這裡,幸福不自覺地洋溢在她的臉上。

因為領養了尼莫和保羅,歐陽喬之深刻體會到流浪動物的處境是如何的難堪,她感到既難過又氣憤,不明白怎麼有人能狠心的丟棄人類最忠誠的伴侶,進而開始對動物伴侶及流浪狗的議題深入關切;除了常常到收容所當志工,親自了解流浪動物的處境,也結交許多推動動物保護的朋友,並從他們口中得知更多相關知識。在經過一番了解之後,歐陽喬之決定拾起畫筆,用創作讓更多人知道這個議題。

「牜尔好嗎?」 致那些逝世的毛小孩

2015年,歐陽喬之舉辦了自己的第一個個展【牜尔好嗎?】。被問及為什要如此命名,歐陽喬之說:「一般人都會以『牠』這樣的第三人稱稱呼動物,只有在與親密的寵物說話時,才會用『你』,以擬人化的方式稱呼他們,但卻沒有人特地發明『牜尔』這個字。這個展覽圍繞著12個主人對過世或是遺失的狗狗的心聲,我想主人們在心愛的寵物開這麼久之後,一定會想問他們一句:『牜尔好嗎?』。」

展覽中的12幅作品,都是歐陽喬之親自到陌生人家中採訪,因為她並不打算看著冰冷的照片臨摹,而是憑著主人們對毛小孩的毛色、個性的描述,以第三者的身分,依靠自己的想像,畫出有溫度的作品。而作品中,歐陽喬之以膠彩和銀箔作創作,銀箔有個特別的屬性,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從金屬色澤漸漸變深,到最後變成一片漆黑,這樣的變化恰好呼應狗狗們消逝的生命。

而除了以逝世寵物為主題的作品,展覽中還有2幅為流浪狗而做的膠彩畫,和其他12幅作品是一個循環的概念。「從流浪狗變成家犬,再從家犬變成流浪狗,我的系列作品在這兩面相裡互相轉換。」歐陽喬之如此闡述作品的概念。每一幅畫的背後都有不同的故事,有的人想起去世的摯愛寵物,不禁潸然淚下,也有人覺得死亡是生命裡的自然現象,坦然地接受一切,更有人決心投入動物保護,歐陽喬之將他們稱之為英雄,而這也啟發她對自己未來的想像。

「我覺得當藝術家是要有很大的社會責任感,必須以創作者的眼光來觀察這個社會,不只是畫漂亮、好玩的東西,而是能在作品中傳達理念。」
談及創作,歐陽喬之非常認真看待,也期許自己能一直保有最初對創作的那份真情。

談到對未來工作有甚麼看法,剛畢業的歐陽喬之一開始有些不知所措。但內心一直有著理想的她告訴我們自己未來想開一間中途之家咖啡廳,希望能以甜點吸引顧客,並藉此增加流浪狗被送養的機會,除此之外,也期望能繼續透過創作,讓大家更加關注這個社會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