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齊 - 赤道南北兩總星圖

林家齊 +FOLLOW Jackie Lin

赤道南北兩總星圖


尺寸:257.3x77.3 cm 橫幅, 版數30幅

媒材:畫布,數位版畫

257.3 77.3 0 橫幅, 版數30幅

NT$ 200,000

藝術品購買說明

付款方式:
ATM轉帳匯款、信用卡線上刷卡、信用卡分期 (下表為不含運費之概算,請以結帳頁面為主)

分期數 每期金額
3期 利率0% NT$ 66,667
6期 NT$ 34,364
12期 NT$ 17,544
0 全圖放大 室內預覽 觀看影音

作品敘述

創作年份:2017

運費:NT$ 1,200


由左至右, 星圖名稱如後:
中式《北赤道所見星圖》,
中式《南赤道所見星圖》,
西式《北赤道所見星圖》,
西式《南赤道所見星圖》.

作品尺寸 257.3x77.3 cm 、300 dpi
[北星圖]
北赤道星圖中心 勾陳一 (α UMi / 小熊座α)
恆顯圈 內圓
天球赤道標示 (紅色)
天球黃道標示 (土黃色)
廿八宿距星線 可見 (綠色)
星等區分 星等 -1.46 ~ 6
星官名稱標示 (橙紅色)
距星標示 各宿距星以拜耳命名法(Bayer designation)標示兼註中文星名
等緯圈標示
西洋星座邊界線 (29個在天球赤道以北,跨在天球赤道南北有13個)。
星座名稱 (橄欖綠)

[南星圖]
南赤道星圖中心 (中式 南極星)
天球赤道標示 (紅色)
天球黃道標示 (土黃色)
星等區分 星等 -1.46 ~ 6
等緯圈標示
西洋星座邊界線 (46個在天球赤道以南,跨在天球赤道南北有13個)。
星座名稱 (橄欖綠)

[簡介]
《赤道南北兩總星圖》現珍藏於中國第一曆史檔案館。該圖為紙本,木印彩繪,宮裱藍綾,屏掛式。
全圖縱171.5厘米,橫452厘米。分8幅縱向拼組而成,每幅寬56.5厘米。此圖繪製於明崇禎七年七月,
由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徐光啟主持測繪,德國傳教士湯若望設計,意大利傳教士羅雅各校訂,
欽天監眾多官員參與製作,是一組高質量的天文學星圖。

《赤道南北兩總星圖》分兩幅主圖,一幅是《南赤道所見星圖》,一幅是《北赤道所見星圖》。在兩
幅主圖之間及外沿,分別繪有《赤道圖》和《黃道圖》等各種小星圖共14幅,還有《黃道經緯儀》等
各種天文儀器圖4幅。在整幅圖的首尾,可見大學士徐光啟所撰《赤道南北兩總星圖敘》及傳教士湯
若望署名的《赤道南北兩總星圖說》。

古代中國有上千年的天文星象測繪歷史,天文學更是在
明末清初達到頂峰。據專家介紹,無論在圖的形制、繪
製方法、裝裱方法及科學性、藝術性、文物性方面,這
幅繪製於380多年前的《赤道南北兩總星圖》都是獨
一無二、不可再生的。

此圖一直收藏於明清兩代的宮廷內府,保存完好。圖中
所用各項數據,不僅繼承了中國古代星圖的內容,而且
還吸取了當時歐洲天文學的成果,並代表了這一時期東
方星象學的最高水平,是目前傳世所見最早的大型全天
星圖,在世界天文學史上具有突出重要的地位。

[歷史定位]
《赤道南北兩總星圖》繪製於明朝崇禎年間,由禮部尚書徐光啟主持,德國傳教士湯若望等參與設計繪制,意大利傳教士羅雅各校訂。該圖作為中外科學文化交流的產物,代表了當時東方星象學的最高水平,在世界天文學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

     《赤道南北兩總星圖》繪製於明朝崇禎七年(1634)七月,木印彩繪紙本,宮裱藍綾,為屏掛式,由8條幅縱向拼組而成,每幅板框高171.4厘米、寬56.5厘米,拼組完成後全圖板框高171.5厘米、寬452厘米,連原裱外沿,則全圖高200厘米、寬452厘米。全圖主要由兩個大圖組成,即南赤道所見星圖和北赤道所見星圖,均為半球圖,每個半球圖直徑約160厘米,刻度外圈為360度,刻度內圈為中國古代的365.25度。半球的外圈標有赤道和黃道十二宮,正是從赤極引線分天區為二十八宿,從黃極引線分區為十二宮。

    兩大圖整體底色為藍色,圖上星座被鍍成了金色,顯得金碧輝煌。所畫各星雖大小不一,但星座及星雲清晰可見,甚至連銀河系都十分清楚。各個星座的命名,既有中國傳統名稱,也有西方譯名。圍繞著主圖,繪有《赤道圖》《黃道圖》等各種小星圖14幅,黃道經緯儀等各種天文儀器4幅。同時,在整幅圖的首尾,還有徐光啟所撰《赤道南北兩總星圖敘》和湯若望署名的《赤道南北兩總星圖說》兩篇長文。湯若望私下自行複製了兩件《兩總星圖》,悄悄送回歐洲,現分別存於梵蒂岡圖書館和法國國家圖書館。

     對於繪製《赤道南北兩總星圖》來說,最大的功臣莫過於徐光啟。通過與西方傳教士的頻繁交流,徐光啟對西方的科學文化知識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與利瑪竇等傳教士一起,翻譯了《幾何原本》《測量法義》等書。在與傳教士的交流中掌握了大量西方天文學的知識。崇禎皇帝繼位後,徐光啟起主持修曆,他認識到原有《大統曆》的不足,主張引進西法,並推薦德國傳教士湯若望及意大利傳教士羅雅穀兩人充當西方書籍的翻譯人員。數年中,西方的天文學知識被大量引入中國,使得當時中國天文學發展水平與最先進的歐洲相比,落後不到10年。

    在《赤道南北兩總星圖敘》中,徐光啟充分肯定了西方天文學在其中的功績:「今予獨依西儒湯先生法,為圖四種,一曰《見界總星圖》,一曰《赤道兩總星圖》……業已進上,公之海寓,似無遺義。」徐光啟大力引進並提倡西方天文學知識,使得明朝晚期中國天文學發展水平在整個亞洲都可算首屈一指,尤其是《赤道南北兩總星圖》的繪製,充分體現了東西方天文學的交融。

     自古以來,皇帝便被稱為「天子」,他們自詡受命於天,代天巡狩四方。對於曆朝曆代的皇帝而言,「天」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天上的群星都有著各自獨特的象徵,尤其是北極星——又稱「紫微星」,被視為皇帝在天上的象徵。因此,幾乎每一個朝代,都會有專門的天文機構負責觀測天象,制定曆法,為皇家服務。可以說,天文曆法成為皇帝權威的象徵。

對於「天」的科學認識,明代之前已有不少學者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對天空星象的探索也有了不少成果,從陝西西漢墓中的「四象二十八宿星圖」,到唐代的「敦煌星圖」,再到蘇州出土的「宋代石刻天文圖」等,都為徐光啟的測繪奠定了基礎。可以說,由徐光啟主持測繪的《赤道南北兩總星圖》是在繼承了中國古代傳統天文科學成果的基礎上,結合了西方的天文學知識所製,是當時世界上最為完備的星圖。在明亡後此圖被清朝皇帝收藏於內務府中,取名《西洋天球地球圖》,直到清朝晚期,再未出現能超越它的測繪星圖。

Keywords:風景幻想色塊圖騰星星文化心情靜物花紋線條抽象寫實未來觀念印象裝飾自然主義象徵

更多 林家齊 作品

前往藝術家個人頁面

您可能會喜歡

瀏覽記錄